您的位置: 兴安盟信息网 > 时尚

冰封异世界 蓝河入森海,神木隐圣林。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4:10:03

冰封异世界 蓝河入森海,神木隐圣林。

远在千里之遥的钢铁镇,众镇民与士兵正捉紧时间修筑镇前的城墙,为了与妖魔军团即将到来的防卫战做好准备。

钢铁镇与一般中土世界的小镇有所不同,其最大的特点是镇前及四周都有城墙的守护。

当日冰非初入此境时,还误以为它是一座城,没想到它原来仅是比一般小镇规模略大的城镇。

虽然城墙高度不算太高,但也足以短暂应付敌军的攻镇,进而伺机反击。

这里是做为天玉城军队驻屯在东部其中一个主要的防御据点,由于有较为完善的军制,还有传颂千古的邪铁和青钢二大将军防微虑远的谋划,才让钢铁镇千年来都不曾受到外来的侵占,故又有“坚韧的盾牌”美称。

此次的防御工作由铁馨领导,基本划分为两个部分,一个部分除了增加墙身高度之外,还得稳固墙石成牢不可破的坚硬程度,另一个部分则是在墙上设置阻止敌军攀爬的虐袭机关。

至于铁乔,她主要负责十里之外采铁营及铸铁营的工作。

采铁是一项极其繁琐复杂的工作,从勘察、开采、选冶到后来铸建金钢铁人,都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方可完成任务。

像铁乔这般爱惜家人的人,又怎会忍心让妹子铁馨去受罪吃苦头呢!

于是二话不说把最艰难的给扛了起来。

铁乔从来没有采过铁矿,对勘察技术这方面的知识更是毫无经验可言,难免做起事来跌脚绊手。

今日,淅沥的细雨绵绵不尽,抛开矿区凌乱的喧哗,静下心来,聆听雨音,好像有种越下越大的趋势。

连一般效果平平的“浮选”也无法作为辨别铁矿之法,这又无奈的加重了采铁大队全力找矿的效率。

看着范围广大的铁床却只能采集到数量极少的铁矿,铁乔不禁感叹摇摇头,连分不清的汗水与雨水都纷纷随其晃动而从面绸中嘀嘀溅落。

为了应付采铁的苦役,不论晴雨或日晒,铁乔总是用丝绸把自己的脸蛋包扎成一层又一层的,只留下一对炯炯有神的美眸,深怕误吸铁矿中偶藏的毒质而影响到最终战役的指挥。

当然对于一些普通的采铁民工而言,遮头掩面的防御措施只会影响他们正常的工作效果,于是索性什么也没遮盖保护就开工挖铁了。

然而今天踫巧遇到了这一场夏雨,让可能白干的采铁民工深感不愤,大伙儿一时激动的情绪涌上心头,纷扰不止。

有个貌似孔武有力的彪形壮汉大发雷霆痛骂道:“他奶奶的雄,俺老子是来采铁养家糊口的,这个什么都不懂的铁婆娘作为领导,遇到小小的雨这就什么也干不了,咱们可是根据采多少领多少薪俸的,什么都不懂还在那带头说个什么屁事?”

又有一个矮矮实实的中年男子,应是先前带骂的老乡,也加入讽刺嘲笑道:“有道是“人是铁,饭是钢,不吃一顿饿得慌”,这里采集铁矿赚不了几个大钱,回去营里又吃个不饱,俺他娘的不若回乡晒凉晒凉也痛快个几番。”

“还采什么铁,铸什么钢,咱们还不如打包回老家……”又有人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抗议声。

采铁民工唧唧歪歪的,场面刹时一遍混乱不堪。

遇到这种天不由我主的情况,铁乔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,只好四处游说寒暄几句降降众人的怒火,可大伙却不怎么吃这一套。

就在此际,有一位身材细高挑儿,满容素白,长发飘扬,估计不到三十岁数的男子向铁乔施施行走而来。

铁乔朝这位身穿素服的高瘦男子上下打量一番,见其有意掩饰隐隐颤动的右手,双瞳微大且泛黄,暗忖此人或患有隐疾,病情应是不轻。

虽然如此,来者还是彬彬有礼的拱手向其恭敬行了三个礼,开口道:“铁将军,在下阿寺,刚刚加入钢铁镇的采铁营,隶属十三营二十三队。兹于先父生前为采铁人,对于当下这种无法采铁的状况,家父曾有叙述,不才或许有一个办法。”

听见有人对于这种情况下有解决的办法,一些好事的采铁民工也围了过来。

铁乔高兴都来不及的欣然问道:“嗯…阿寺…究竟是有什么好法子可以让大伙继续在雨中采铁而不影响进度?”

“吭吭…靠的就是这块玄石!”阿寺咳了一下,满怀信心的从包袱中抽出一块暗蓝色类似石块的东西,递交给铁乔道。

铁乔接过石块后,虽对铁矿的认识属于入门级别,但发现它与一般作为寻觅铁矿的黑色呈八面体的磁石似乎有点相似,却又略有不同。

首先,这块磁石色泽鲜明,呈菱形十二面体。

当手握此磁石的时候,掌心会有一种温热的触感,就好像刚握着新鲜出炉令人倍感幸福的包子一样,热呼呼的。

腰间双侧的红色匕首在隐约振动着,证明这块磁石有着非常强烈的吸磁性。

铁乔将这块阿寺口中的玄石还了回去,好奇问道:“这东西怎么来的?”

阿寺又咳了一下,伤怀道:“吭吭…大约数年前,天空下了一场怪雨,雨滴大得惊人。不少的村民都被它砸得半死不活的,有几个人还因此葬命呢!”

阿寺语气生硬,内容更是夸张得惊人。

铁乔面容一黯,看见万众睢睢的表情,觉得阿寺有点大言耸听,一副咂嘴弄唇的模样道:“雨滴不管再怎么大,也不可能砸死人吧!”

“吭吭吭…当然…当然…村民在暴雨过后才发现,方才砸下来的不是雨水,是一颗颗天外降来的石头。”阿寺心内异常焦急,咳嗽得更加厉害,本已苍白的脸庞更显惨白,深怕惹人误会讨人厌,连忙解释道。

“也就是眼前这一颗?”铁乔讶道。

“正是。”阿寺面容肃穆,屏息静气道。

“那这颗玄石有什么用处?”铁乔迷惑问道。

“吭…我想铁将军在握着玄石的一刻,应该已经感受到了它的超强磁性。家父有日发现其奇妙之处,特用以寻找山中匿藏的铁矿。他曾说过,纵使在雨中,只要把玄石绑在锄头或者犁等铁器上面,就能根据它的振动频率来找到深埋地底的铁矿了。”阿寺自信不疑道。

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只要由一人领头扫察地面,其他人跟着其指示行动便成了。”铁乔说出可行之策道。

“正是如此。”阿寺略略点头道。

铁乔吁出一口气,明媚的眸子仿如在传译着惋惜的神采,道:“可惜你只有一块玄石,不然的话还可以加大采铁进程的力度。”

“吭吭…我正好带来了几颗大小不一的玄石,大的还可尝试切割成一小块…吭吭…相信可以为采铁营带来莫大的益处。”阿寺又咳了几声,然后从包袱中拿出几块玄石,递给铁乔微笑道。

“看来再大的风雨,也阻挡不了钢铁镇铸造金钢铁人的决心了。”铁乔欣然道。

铁乔俯首望着滴落满尘的雨点,万般景象尽过心头,有一股熊熊燃烧的火焰在心中狂发着,是任何雨水也无法淋湿浇灭的……

时不我待,眨了眨眼,又过了数日的光阴,寒冷刺骨的东北风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冰非仰首眺望,今夜的星空没有往常的灿烂光辉,好像正受到北面一颗慑人心魄的星星影响着。

这颗使人心悸的魅星有如镶嵌在金钗上的红宝石,将四周的星芒给悄悄融汇了起来,予人一种“众星皆黯淡,唯有我锋芒”的感觉。

更诡谲奇异的是,这颗红星有时会忽明忽暗的跟着冰非与無奇的步伐闪动着。

他们一走动,星芒就会随着闪烁。

他们一停歇,星芒又会回归暗处。

宛如夜空中有只眼睛在行监坐守俯瞰着他们的一举一动,兼中带有一股凛冽至极的杀气在空气中飘荡着,煞是悚然恐怖。

天境的天人曾暗示过除了黑龙帝君之外,还有一股更为邪恶的力量正在暗中操纵着中土世界,莫非那颗怪异的红星是这股幽森不明力量用来侦察自己的“探子”。

不知不觉的,冰非与無奇在两大神兽的协助下,已越过无数条包围着蓝海神林的小河。

在小时候,冰非一直觉得很奇怪,蓝海神林的“蓝海”二字与精灵之王蓝海的名字为何一模一样,它们之间是否存在某种特殊关系或者拥有特别的意义。

直至他长大后,经过冰母一番解释后才恍然大悟蓝海神林这个名字的由来。

蓝海神林是一个大得很像海的森林,这森林的四周受到无数淙淙流淌的小河包围,据悉有上百条之多,而且小河最终又会回归到大海里。

这些小河皆有一个奇特的现象,河水清澈透明,波光潋滟

冰封异世界  蓝河入森海,神木隐圣林。

,蓝光闪闪像钻石一般的芒采飘浮于河面之上,反射的光晕炫丽至极,故有“蓝河”之称。由于河流接近上百的数量,精灵们又叫它做“百蓝河”。

不知从几万年前哪一刻开始,这个一直被蓝河包围着像海一样辽阔的地域,就这样被众人自然而然的称其为“蓝海神林”。

至于精灵王蓝海,传闻他是遭遗弃被抛入大海的孤儿,从瀚海飘流至百蓝河竟然仍旧不死,反而被万寿的精灵之母巧遇所救,于是赐予他“蓝海”这个名字。

只是众精灵没想到的是,这个自幼即有奇气的蓝海,超乎俗流,勤学苦练下成为了中土世界魔法第一的精灵,最后更成为了历任最久的精灵之王。

即然已过了百蓝河,闪入眼前这一片杳无人跡的森海,便是令冰非心中无限缱绻,千年前中土大陆精灵们群居共存的圣地,蓝海神林的秘密入口……

巴中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荆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吐鲁番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收费贵不贵
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治什么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